首页天唐锦绣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讨价还价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讨价还价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高侃不懂什么谈判技巧,但他知道趁火打劫的道理……

  略一沉吟,他摇头道:“赵国公如此青睐大帅,吾等身为属下,亦是与有荣焉,但这还不够。”

  宇文士及没想到高侃的胃口这么大,如此条件还不满足,只得苦笑道:“非是吾等不愿多给,实在是如今城内城外的产业尽被查封,拿不出实质的东西,也只能以联姻之方式表达关陇之诚意。”

  他也不觉得房俊更在乎钱财,即便将那些传承久远的门阀囊括其中,又有几人比得上房俊的财富?

  房俊素有点石成金之能,“财神爷”之称号绝非浪得虚名,一个那么有钱的人,又岂能在意钱财?

  高侃想的却不是这些,他看着宇文士及,缓缓道:“听闻郢国公与前隋南阳公主和离之后,续弦寿光县主,育有几个儿女,最小的幼女刚刚及笄,尚未婚配……”

  “你什么意思?!”

  宇文士及温和的笑容倏然不见,一张脸有如锅底一般,若非此刻有求于人,他差一点就想踹翻桌案,拂袖而去。

  长孙家一个闺女还不够,居然还惦记我宇文家的闺女?

  简直岂有此理!

  “嘿!郢国公何必这般恼怒?宇文家的闺女嫁得,为何宇文家的闺女却嫁不得?”

  高侃嘿嘿一笑,安抚宇文士及:“非是末将贪得无厌,实在是长孙家前景不妙,此番兵变失败连累关陇各家,即便事后得到太子殿下之宽恕,赵国公是否仍能保持关陇领袖之身份,尚未可知。若其地位骤降,吾家大帅求娶其女出了受人诟病之外,又有何益?反倒是郢国公您身世高贵、德高望重,若能与吾家大帅联姻,岂非双剑合璧、各取所需?”

  他不看好长孙无忌的前景,犯下如此谋逆大罪,如何惩处都是罪有应得,固然太子因为当下之局势不得不借助其影响力掌控关陇门阀,以此对抗江南、山东两地门阀,可一旦局势稳定之后,太子很难不翻旧账。

  到那时长孙无忌不死也要脱层皮,还能有什么价值?

  一旦长孙无忌彻底倒台,取而代之的自然是宇文士及,太子借助关陇对抗江南、山东两地门阀,宇文士及必然依旧屹立朝堂……

  宇文士及气得胡子直翘:“吾妻乃大唐县主,小女自然是宗室之女,汝等居然想要她给人做妾,是何居心?”

  高侃可不怕他恐吓,幽幽道:“这罪名您可不能乱扣,末将只是提了一个建议而已,且不说您答允与否,大帅那边是不是答应还不一定呢。”

  真以为你家闺女金贵?

  还得看大帅愿不愿意呢……

  宇文士及脸上气得发红,心里却琢磨着这个提议的可行性,宇文家的闺女给人做妾的确有辱门楣,可若对方是房俊呢?这位太子登基之后必将圣眷优隆的当朝权臣,若是能够以联姻的方式予以捆绑,对于自己在长孙无忌之后掌控关陇门阀将会带来莫大助力。

  况且这件事虽然有些丢人,可之前萧瑀已经干了,将拥有南梁皇室血统的闺女送到房家做妾,而且长孙无忌也将要步上后尘……轮到自己的时候,大抵已经没人在意了吧?

  丢人的事儿一个人做下自然闹得沸沸扬扬招惹天下嘲讽,可若是做得人多了,大家想必也就习惯了……

  另外,高侃最后这句话说得也很有道理,即便是长孙无忌意欲将嫡女嫁入房家做妾,那也得看人家房俊是否愿意,何况他宇文士及?

  只不过他以往的打算是将闺女嫁入皇室的,怎么着也得嫁一个亲王做王妃,现在却要嫁给房俊做妾,落差有点大……

  心里权衡一番,颔首道:“将军言之有理,那老夫权且应下此事,待到与越国公相见之时,再做详谈。”

  高侃则起身,将笔墨纸砚放在宇文士及面前,笑道:“空口无凭,还请郢国公书信一封,末将派人呈递给大帅,恳请大帅决断,否则末将岂敢违逆军令替关陇勋贵们抵挡卢国公大军?”

  宇文士及愣了一下,旋即气得笑起来。

  谁说这高侃一根肠子没心机的?瞧瞧这一副奸猾模样,颇有房俊那种看似憨厚、实则奸诈的风范!

  毛笔握在手中,他有些踟躇难以下笔,这若是落纸成文,那便无可更改,想反悔都不成,到时候自己如果再想将闺女另嫁他人,人家房俊甚至可以直接派人上门抢亲,官司打到京兆府都是人家赢……

  可如果不写这封书信,高侃又万万不会挡住程咬金,到时候左武卫大军一举杀上大云寺,关陇剩下的这么点家底连同一干逃避至此的关陇勋贵将被一窝端了……

  长叹一声,将毛笔饱蘸墨汁,挥笔写就这封书信,大意便是长孙无忌与他一起愿意将嫡女嫁给房俊,结下秦晋之好……

  放下笔,宇文士及心思复杂坐在那里,看着高侃将信纸收起,吹干,装入信封,封上火漆,然后命人快马送去右屯卫大营。

  这才将麾下几个校尉叫进来,下令道:“全军集结,各自守住阵地,无论是谁不准踏入营地半步,但有擅闯者,格杀勿论!”

  “喏!”

  几名校尉退出,帐外传来呼喝之声,命令被下达至每一处阵地,所有右屯卫兵卒皆紧握兵刃,严阵以待。

  高侃这才返回,笑道:“郢国公放心,末将镇守此地,必然固若金汤。”

  宇文士及颔首,这一点他是确信的,左武卫固然精锐,可右屯卫这两年北征西讨,对阵者皆乃当世强军,却从无败绩,即便辗转西域数千里,亦能连克吐谷浑、突厥、大食人等等强敌,驰援长安之后亦能将十倍兵力的关陇军队杀得节节败退。

  只要高侃愿意,固守此地自然谁也无法攻破。

  他起身抱拳道:“此间事了,老朽尚要回复赵国公,暂且告辞,阻拦左武卫之事便拜托将军了。”

  高侃正欲相送,忽然外头亲兵急步入内,大声道:“启禀将军,左武卫先锋轻骑已经抵达阵前,主力随后便至!”

  宇文士及心中一紧,这程咬金当真是铁了心为山东世家冲锋陷阵,居然来得这么快……

  高侃道:“既然强敌已至,郢国公不妨稍等,待末将挡住左武卫之后再回山上可好?”

  宇文士及想了想,颔首道:“如此甚好。”

  他也不放心,万一程咬金那边再给高侃许下一些好处,导致高侃变卦,那可就麻烦了……

  他将随行而来的家仆叫到近前,仔细顶住几句,命其将此间谈判之事回报给长孙无忌,而后与高侃一道,打着雨伞来到军前。

  ……

  黑漆漆的天空乌云密布,小雨淅淅沥沥。

  自右屯卫阵地向前望去,远方一条火把组成的长龙逶迤前来,阵地前一支千余人的轻骑兵部队距离两箭地之外,一匹快马排众而出,须臾抵达右屯卫阵地之前,马上一员校尉在一箭地站定,大声道:“吾乃卢国公帐下校尉孙恩,奉卢国公之命赶赴大云寺追捕凶徒,请贵军让开道路,左武卫上下皆领下这份情,容后图报!”

  高侃与宇文士及站在阵中,将话语听得清楚,介绍道:“此人乃是卢国公的妻弟,作战勇猛,素来受到卢国公信重,任其统御麾下骑兵。”

  宇文士及颔首。

  程咬金原配姓孙,早年病逝,之后又续弦“清河崔氏”之女,始成为山东世家在朝中的旗帜之一,这些掌故他是清楚的,既然这位程咬金的妻弟姓孙,那必然是亡妻之弟……

  右屯卫阵中,一人趋前,回话道:“吾家将军有令,封锁山路不许任何人通过,无论贵军所为何事,吾等不敢违逆军令,还请速速回环,否则若敢冲阵,格杀勿论!”

  这人口齿伶俐,中气十足,语气更是十分强硬,骄横之气展露无疑。

  宇文士及心中稍定,整个大唐军队序列之中,敢这般明确拒绝程咬金麾下左武卫的,或许也就只有右屯卫。

  而右屯卫的这份骄横之气,却是通过一场又一场大胜所聚集起来,自然底气十足……

  那孙恩大声道:“关陇门阀谋逆在先,起兵作乱,祸乱朝纲、荼毒百姓,乃不赦之罪!汝等身为东宫所属,亦曾与其连番血战,自当仇深似海,何以甘心充当看门狗,为其撑腰?世人所不耻也!”

  此言一出,气得右屯卫阵中喝骂四起。

  不只是谁张弓搭箭便是一箭射出,箭矢掠过夜空落在那孙恩面前数丈之处,虽未能构成威胁,但强硬之态度尽显。

  “吾等所为,皆乃奉命行事,再敢口出恶言,定斩不饶!速速退去,莫要聒噪!”

  有右屯卫校尉大喝。

  孙恩也不废话,掉转马头奔回己阵,然后一队千余人的骑兵缓缓后退,退出一段距离之后静止不动,显然是派人去向程咬金请示。

  高侃遥望左武卫的骑兵退却,询问身边校尉:“右侯卫如今何处?”

  校尉答道:“正在东边三十里处,将欲渡过灞水。”

  高侃道:“派一队骑兵前去阻止其渡河,便说此地乃是吾右屯卫镇守,任何人胆敢踏足附近,令吾等感受威胁,必定予以雷霆打击!”

  “喏!”

  校尉当即飞奔而去,须臾,一队骑兵离开阵地,向东疾驰。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首页天唐锦绣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讨价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