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帝国吃相第105章 瘟疫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5章 瘟疫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这天中午时分,三匹快马踢踢踏踏风驰而来停在了陈旭办公的房子前面,范坤和两个兵卒跳下马满头大汗的冲了进来。

  “里典大人,里典大人何在?”

  “啥事儿?”陈旭刚刚吃了一碗面条准备躺下睡个午觉,一连串喊声让他很郁闷的从床上爬起来。

  “尚好尚好,里典大人快随我去县衙,县令有请!”范坤焦急的说。

  陈旭瞬间有些蒙圈,然后一边穿凉鞋一边问:“知不知道是什么事?”

  “听说是修路的民夫出现了瘟疫,短短三天已经死了十多个人了!”

  陈旭手一抖,脸色都黑了,“瘟……瘟疫?”

  “对,现在几千民夫人心惶惶,兵卒都快弹压不住了,驰道修建已经近乎于完全停止,如果不能按期完工,所有人都会受到严惩,县令命令您速去县衙商量对策,不得拖延!”

  好吧,陈旭无可奈何,三下五除二将衣服鞋子帽子穿戴好,让牛大石把马牵来,叮嘱他务必每天巡查粮仓和夏粮收割情况,然后翻身上马和范坤三人急匆匆往县城而去。

  清河镇到县城五十多里,一个时辰之后,四匹快马扬鞭冲入雉县县城。

  路上陈旭也问了范坤,大致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因,然后心里非常郁闷。

  如今正是盛夏时节,暴雨烈日交替,天气炎热潮湿,而修路的地方都是偏僻的荒山野岭,林木葱茏蚊虫蛇蚁到处都是,数千民工砍树抬石修建驰道,自然会有人被蚊虫蛇蚁叮咬,加之饮食生冷无忌,许多人都有腹泻中毒的症状,而听闻监工的兵卒汇报,其中有几个从清河镇来的民夫暗中吞食药丸和药片,竟然能够抵抗暑疾和虫毒,再仔细一问,几个人都是小河村的村民,最后这些药丸和药粉药片的制作者陈旭便浮了出来。

  尼玛,这都是逃不掉的麻烦。

  陈旭暗自仰天叹了一口气。

  从当初做这些土人丹开始,他就猜想到纸包不住火,这些东西绝对会被流传出来,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清河镇里典陈旭拜见县令大人!”踏进县衙大堂,看着正背着手如同一个陀螺转来转去的江北亭,陈旭赶紧拱手行礼。

  “贤侄来的刚好!”江北亭激动的迎上来一把抓住陈旭的手激动的连连摇晃。

  这是几个意思,陈旭愣了半天,才几天不见,老子什么时候成了你的贤侄?

  “听说修路的民夫出现了瘟疫?”陈旭还是恭恭敬敬的问。

  “嗯,我们路上边走边说,车马已经备好,你我赶紧出发!”

  江北亭也来不及解释,拉着陈旭就往外走,而县衙门口刚才陈旭等人进去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停着一辆马车和几个牵马的兵卒,看样子就只等他了。

  陈旭没办法,只好跟着江北亭坐上这两破破烂烂的敞篷马车,随着几声驾驾的呼喝,马车迅速启动,几个兵卒也都迅速策马跟上,一群人呼呼啦啦驱散一路的乡民径直出城,顺着颠簸的土路往南而去。

  而在马车上,江北亭也将自己了解的事情仔细说了一遍,听完后,陈旭郁闷的同时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根据江北亭的描述,修路的民夫得的应该不是什么恶性瘟疫,而是天气炎热导致的中暑,加上饮食不干净,因此不少人得了腹泻,再加上高强度的沉重劳动休息不好,有些体质太差的人就挺不住,抬着大树石头走着走着就摔到,然后被大树石头砸伤,内伤外伤加上无医无药,各种不利情况加在一起,拖一两天就死了。

  “贤侄,此事体大,一不小心就会酿成大祸!”江北亭没有了上次见面时候的淡然,一路上胡须都在看轻微的抖动,看得出来非常紧张不安。

  雉县全境征召了两千民夫服役,基本上都汇聚在一起,如果真的出现大面积的瘟疫导致死伤太大,不说会贻误工期,他在雉县民众的心目中也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恶吏,而且再次征召民夫逃役的人绝对不会少,甚至整村整村的逃到大山里面当流民也都有可能,反正是活不下去。

  “大人莫慌,此事要等属下去看过病情才能够判断,据大人刚才所说,我以前做的那些药剂如果真的有效果,那么事情还并不算是很严重!”陈旭虽然并没有把握,但还是只能出言安慰。

  “那就好,那就好!”江北亭用袖子不停的擦着额头的汗,脸色也有些苍白的微微松了一口气。

  今天刚得到消息之时,他差点儿一下就虚脱的爬不起来了,直到报信的监军说出药剂和陈旭的名字之后,他才迫不及待的让范坤去把陈旭弄到县城来。

  可以说民夫哗变比之夏粮税更加让他担心,夏粮税收不齐还可以强行提前收取秋粮税补充,但一旦服役的民夫哗变反抗,他这个县令估计也就当到头了,被砍头都有可能。

  因此陈旭就成了他现在几乎唯一的救星,而且他也不再把陈旭当做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少年来看待,如果能够把这场瘟疫消解,让他磕头他都愿意。

  从雉县出发顺白河一直往南,一百五十里外就是郡府宛城,一队人在路上没有丝毫歇息,两个多时辰之后宛城几乎已经遥遥在望,但队伍却并没进城,而是直接绕过宛城又马不停蹄的跑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太阳完全落山之后,才赶到一个叫樊乡的地方。

  这里距离最近的一座县城新野不到三十里。

  七八匹马已经全部累的口吐白沫,而所有人也都颠的头昏眼花,陈旭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脸色苍白,感觉整个大地都还在上下颠簸起伏。

  这一路到处都能够看到无数衣衫褴褛的民夫正在抓紧时间修路,大块大块的石头被推到路边,路面铺开足有三四十米,密密麻麻的民夫用木杵和石夯挨着把路基夯实,无数腰身粗细的大树被砍伐下来,然后十多个人嘿呦嘿呦抬着一根根巨木放到路基上锯成木轨。

  穿着布甲的兵卒挥舞着皮鞭和武器到处巡视,呼喝打骂声,号子声,惨叫痛呼声充斥于耳。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首页帝国吃相第105章 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