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帝国吃相第1110章 太不要脸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10章 太不要脸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既然侯爷想知道,璞自然不敢隐瞒,不过全都是侄儿楚天所言,至于其中正误对错璞皆都不敢妄言,今春三月十二日,上巳节之后许多赵地民众自发去雁门关附近踏青,同时为当初抗击匈奴而亡的赵国将士扫墓,那雁门关有一座庙宇名曰靖边寺,祭祀的就是当初赵国大将李牧……”

  江珩没有任何隐瞒的将江楚天带回来的消息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内容大致和陈旭与陈平等人推测的相差不大。

  靖边寺因为祭祀的是李牧,对于秦国将士来说,李牧就是当初伐赵之时最大的敌人,秦国大军被李牧阻挡在井陉年余,伤亡惨重粮草无继,若不是因为严苛的军纪律令和皇帝不遗余力的支持,只怕王翦都差点儿坚持不到胜利,如今秦国征服了赵国,自然在秦人看来这就是无与伦比的胜利,值得宣扬和骄傲,但赵地人在大秦的攻击下国破家亡,这却是奇耻大辱和深仇大恨,在那些爱国人士或者失去长辈和兄弟的赵国男儿看来,所有的秦国人都是敌人,戍边的将士自然也不能例外。

  赵地人在靖边寺祭祀李牧,给阵亡的将士扫墓祭奠,对于秦军来说特别不爽。

  李牧虽然是大秦的败将,但当王翦初击败李牧所用的手段却不太光彩,如今王翦的孙子武城侯王离执掌北军镇守燕赵,手下的兵将对赵地人如此大张旗鼓虔诚无比的祭祀李牧自然深感不满甚至引以为耻,因此在雁门关见到李牧祠庙香火竟然如此鼎盛,王离自感羞辱,恼怒之下命令一群将卒冲进靖边寺推到了雕像捣毁了寺庙,由此引发了平民的剧烈反抗爆发了一场冲突,导致当地民众数十人伤亡,但事情发生之后雁门关关守和驻守的将领不仅没有丝毫惩罚毁坏寺庙的秦军将士,而且还刻意袒护抓捕了上百反抗最激励的民众。

  此事在当地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大量民众涌到雁门关守和广武县衙要求惩处杀人者,但当地官员却互相推诿拖延,这件事一直拖到六七月间,当地民众和戍边的军卒发生的冲突越来越多,甚至还发生了几起偷袭军营和巡逻兵卒的事情,而且当地召集养马的马夫在马厩下毒报复,导致数十匹战马被毒死,王离下令大肆搜捕可疑之人,以叛国罪斩杀十数人,军民冲突越来越大,事情也越演越烈,几个月下来已经造成数十人死亡数百人受伤,或许王离知道此事压不住了,因此就让广武县令写了一份奏书上报咸阳,轻描淡写的描述因为军民冲突导致有人受伤,闹事的兵卒已经被抓,请求刑部进行处置。

  这些消息是江楚天带回来的,陈旭听完之后再前后印证,那么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基本上就很清晰了。

  过程大致相当,但结果却远远超出了陈旭的预料,竟然先后有数十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而且情形已经激化到当地民众袭击士兵和毒杀战马的程度。

  也就是说这件事在雁门郡绝对已经失控。

  到了王离已经压制不住的地步了,因此情形也远比陈旭推测的更加严重。

  如果北军还是蒙恬执掌,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形。

  征服六国最后一战,灭齐,蒙恬作为配合王贲的另一支主力部队立下大功,胜利之后秦始皇先封其为内史,爵上卿,登基称帝之后就委任蒙恬为西北大军的统帅,带领三十万大军镇守西北燕赵边关,同时役使六国百万降卒修建连接燕赵秦之间的长城,修筑驰道和直道,操练兵马准备收复河南之地。

  而在六国初定国内形势复杂无比的情况下,蒙恬镇守西北边郡数年都很安稳,最多也就是六国降卒闹事,但一般都很快被镇压下去,边郡的平民没有听闻造反闹事,更没有发生过与军队冲突的事情。

  这种事如果是蒙恬,基本上就不会发生捣毁靖边寺的事情发生,作为一员参加过征服六国而且立下无数功勋的老将,这种事直接就会被扼杀在摇篮里,不然历史上蒙恬镇守边关十余年一直都安然无恙,而燕赵之地的百姓可都不是善茬儿,几乎常年都在和袭扰边境的匈奴东胡作斗争,加上这个本来就野蛮无比的时代,杀起人来没有人会手软,闹事的胆子自然也不会太小。

  王离还是太年轻了,太过血气方刚,加上家庭地位也让他有些得意忘形而又肆无忌惮的地步。

  陈旭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杯重新开始审视这件事。

  如果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剧烈的地步,按照朝堂和皇帝的监控网络来说不可能不知晓。

  蒙毅负责监控天下文武百官,监御史遍布大秦郡县,每年还有数次的御史巡查,即便是王离和雁门郡官员如何相互勾结,一定会有消息传到蒙毅的耳中。

  此事蒙毅一定比自己知道的更早,而且还一直假装不知道,那么冯去疾也可能早已知晓,因为这些人都家族关系深厚,在朝堂的势力盘根错节,有人通风报信一点儿都不奇怪。

  既然蒙毅和冯去疾知道,那么皇帝也必然知道,因为军队之中还有监军和护军都尉,甚至还有隐藏的玄武卫等密探,任何帝王都不可能绝对放心把这样一支大军放在一个将军手中,必须的监测手段还是要有,即便是监军和护军都尉能够被王离掌控,但玄武卫必然还是会把消息通传回来。

  也就是说眼下执掌大秦的最大四个BOSS,就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最后才知道,而且他们明明都知道却都假装不知道。

  骗子~尼玛都是一群大骗子!

  陈旭想的越多,感觉心里越苦,想到最后,眼泪花儿都快流下来了。

  呜呜,太不要脸了,都欺负老子没有根基。

  “侯爷,璞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看着陈旭郁闷无比的神情,江璞忐忑无比的开口。

  “江大人尽说无妨!”陈旭收拾乱七八糟的心情点头。

  “侯爷,雁门关之事牵扯到武城侯,如今上将军刚刚去世,通武侯又刚从岭南大胜归来,此事虽然发生在春季,但时间足足过去大半年,朝堂之上有诸多消息灵通之人必然已经知晓,璞猜测陛下也已经知道,之所以现在才被人捅出来,是有人在试探侯爷!”江璞小心翼翼说。

  “试探我?”陈旭愣了一下。

  “不错,侯爷当初建议皇帝裁撤西北三十万大军之时,听闻朝堂就有许多人不满,只是被陛下压制下去了而已。雁门关之事虽然闹的比较大,但毕竟只是赵地数郡之地,即便是有人如同项氏一般聚众造反,对大秦来说也不会有伤筋动骨之虞,顶多就是有些混乱罢了,但这件事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被捅出来,必然有人刻意为之,就是想试探侯爷对此事的态度,毕竟知晓消息的冯相和蒙大夫都没有任何动作,那么天下唯一对此事可能抱有不同看法的就只有侯爷您而已,您的心思可以说满朝文武没有任何人能够洞悉,下官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那就是包括皇帝对您都有三分忌惮,如若侯爷打算彻查此事,陛下会左右为难,支持彻查此事,那么就会有一大群参与此事的将士和官员会被罢官甚至重处,武城侯必然会因此牵连进去,说不定会被罢官去爵,一旦到这种境地,您和王氏之间就会出现巨大的裂痕,您是朝堂左相,而通武侯是军中柱石,如若您二位翻脸,整个大秦都会动荡不安,如果不支持彻查,可能会造成您和陛下之间的隔阂……”

  江璞的话说的很诚恳,这种话如果不是特别信任之人,他根本就不会说出口,毕竟其中牵扯的人太多了,三位上卿、皇帝、王氏父子,任何人都不是他一个江氏能够抗衡的,能够抵抗这股力量的,唯独只有眼前这年轻人。

  但这种事看热闹可以,参与其中就太不明智了,毕竟这旋涡太大,一旦卷进去就会尸骨无存。

  而得到江璞的提点,陈旭心思也豁然开朗起来。

  眼前一下浮现出一张无比巨大的盘根错节的网络,将包括皇帝在内的文武百官都牵扯其中。

  雁门关之事,几乎所有人都保持着一种事不关己的心思,而皇帝也可能觉得因为此事处置王离太过小题大做。

  而且就像江璞所说,这封奏书出现的时机很微妙,正好是通武侯征服岭南的最后节骨眼儿上,胜利的曙光已经近在眼前,而且陈旭还联想到当时王翦病重,有家仆去皇宫请求将王贲调回来,不过皇帝没有同意而已。

  也就是说有人在暗中授意用这封奏书试探陈旭的态度,同时也是试探皇帝的态度,如果当时陈旭在朝堂之上把这封奏书呈报皇帝,那么这件事就会由暗变明,不管皇帝如何处置调查,都会让人觉得陈旭是在刻意针对王氏,而王贲正在岭南打仗,王离正在镇守北方,加之当时王翦也生命岌岌可危,挑明这件事之后只有两个可能,一是皇帝要求彻底调查,二是敷衍解决,按照当时的情况看来,皇帝最后敷衍解决的可能性占九成,毕竟只是死伤数百个赵地平民而已,和王氏这种大秦的中流砥柱来说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一旦敷衍解决,那么王离便彻底从这件事中摆脱出来,再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而陈旭在此事中得不到皇帝的支持,也必然会损失一些声望,让民间看到皇帝和清河侯之间的关系已经出现了细微的裂痕,皇帝对清河侯不再是言听计从。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首页帝国吃相第1110章 太不要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