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帝国吃相第868章 斗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68章 斗酒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徐公子,昨日是某失礼,敬你一杯道歉!”

  项羽盯着陈旭半晌,仰头咕咚一口再次一杯酒下肚,顿时脸膛泛起红色。

  “既然项公子如此诚恳,徐某就当昨日之事没有发生过,他日项公子如若有机会去咸阳,某在清河园盛情款待,项公说的不错,我等都是年轻人,岂可婆婆妈妈,项公子的道歉徐某受了,请~”

  陈旭并未起身,坐在椅子上仰头把一杯酒喝干,然后把杯子翻过来表示自己完全接受了项羽的道歉。

  “哈哈,既然前嫌尽释,酒菜又都齐备,我等一起敬江郡守一盏,天色尚早,吃饱喝足再去剧院观戏,今日剧院皆都被我项氏包下……”

  项梁畅快大笑,和项伯项羽三人一起举杯再次敬了江珩一杯酒之后,热情的招呼一桌子人开始吃菜喝酒。

  陈旭今天也玩了一天又累又饿,也不客气,招呼萧何刘邦等人也举起筷子开始大快朵颐,觥筹交错互相开始敬酒,却始终没有人再去和项氏叔侄三人说话。

  清河佳酿如今市场价照例是在万钱一瓶左右,萧何刘邦等人虽然听闻过清河佳酿的大名,但却从来没见过,更没喝过,因此特别激动的你一杯我一杯的开怀畅饮,充分发扬了沛县流氓的属性和风格。

  精美的瓷瓶在夕阳的映照下熠熠闪光,而杯中的酒液也散发着红色的光芒,房间里酒菜的香气混杂在一起,觥筹交错谈笑畅饮气氛看起来热闹无比。

  但只有项氏叔侄三人知道,这些人似乎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郁闷之中也一个个狠的在酒桌下攥拳头但又无可奈何。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江珩吃到小半个时辰就站起来告辞回府,项梁等人也不好挽留,几人一起把江珩和江楚月送下酒楼一直目送车马离开,这才互相看看返回包间,但此时萧何等人已经打开了剩下的一件范氏酒庄的红酒继续拼酒,谈笑喧哗旁若无人。

  项梁脸皮抽抽几下去旁边几个包间一趟,然后就有很多前来赴宴的宾客端着酒杯过来敬酒,陈旭一群人也来者不拒开怀畅饮,甚至喝到酣畅之处开始和项羽斗酒,这也激发了项羽争强好胜之心,大杯大杯如同凉白开一般往嘴巴里倒,很快一件葡萄酒喝的七七八八,满桌人除开陈旭之外皆都开始现出醉态,东倒西歪的开始放浪形骸大声喧哗,闹腾的声音整个清河园都能听见。

  “再拿一箱酒来~”

  看着陈旭依然云淡风轻坐在满桌残羹的桌子前面慢慢吃着银鱼干,喝的面红耳赤的项羽如同受了侮辱一般对着门外大吼。

  很快两个帮工再次抬进来一件红酒,项羽拿起一瓶打开,醉意熏熏的顿在陈旭面前,然后自己也打开一瓶,斜着眼瞪着陈旭,“徐公子酒量不错,某也能喝数斗,今日可敢与某比斗一番酒量,若是你赢,项某便与你真心实意的赔礼道歉,若是某赢……嘿嘿……”

  “你赢又如何?”陈旭慢条斯理的嚼着银鱼干看着项羽。

  “若是某赢了,你就当着所有宾客的面给某磕一个响头,让所有人知道某吴中小霸王并非浪得虚名!”

  “籍儿……”坐在旁边的项伯低声呵斥一声,却被项梁伸手拦住摇头说,“年轻人争强好胜,此事让籍儿自己去处置,我项氏男儿岂可无争强好胜之心!”

  “哈哈,果然是吴中小霸王,蛮横不讲道理,昨日拜访,今日酒宴,都不是真心想悔过道歉,某其实也不愿意接受你的道歉,久闻项氏乃是楚地大族,在吴中势力很大,而且项燕将军当初也是楚地名将。可惜最后还是被上将军杀的屁滚尿流,如今国破家亡之辈,竟然还能如此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岂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耶,你项氏不过是一落魄贵族,在我眼中与土鸡瓦狗无二,竟然还想斗酒让某下跪磕头,啧啧……”陈旭撇撇嘴一副万分鄙视的表情。

  “砰~砰~”

  项梁项伯几乎同时拍着圆桌站起来,满桌的杯盘碗筷等餐具皆都跳起来东倒西歪,菜羹汤水也四周飞溅,萧何刘邦等人都停下动作,房间的空气瞬间就凝固下来。

  “竖子胆敢如此羞辱我项氏,莫非以为某不敢杀你?”项伯脸孔扭曲的指着陈旭低吼。

  “啪嗒~”

  “呛~”

  项羽直接丢下酒瓶抽出腰间的长剑。

  “呛呛呛~~”

  陈旭身边,周勃江楚星和萧何等人也几乎同时站起来抽出了宝剑,凌厉的剑刃全都指着项羽叔侄三人,瞬间包间内座椅东倒西歪酒杯餐具散落一地,一场酒宴转眼就变成了一场械斗,而房间里的动静也瞬间引起三楼宾客的注意,全都一起涌到门口,然后就看到一副剑拔弩张的局面。

  “项公不可!”人群之中瞬间响起无数声惊呼,五湖园的四个商贾更是吓的脸色发白满脸惊恐的挤进来挡在两群人之间。

  陈旭面不改色的斜了须发怒张的项伯和项梁还有把宝剑握的嘎吱作响的项羽三人一眼,慢慢腾腾的靠在椅背上指着自己的脖子说:“羞辱你们又如何,莫非你们以为项氏就可以在吴中一手遮天不成,某的项上人头就在这里,有本事你来取,若是你们今日敢动一下,明日就是你项氏灭族之时,这非是徐某的大话,杀我,某量你们也不敢,吴中小霸王……呵呵……哈哈……,好,今日徐某就满足你,就与你比斗一番酒量,某输了就当着所有宾客的面给你磕头,但若是某赢了,你可敢当着酒楼上的宾客给某磕头……”

  “你……”项梁脸色铁青,手按在剑柄上犹豫许久还是把手放了下来。

  以项氏叔侄三人的能力要斩杀陈旭这群土鸡瓦狗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但他却不敢妄动,一旦真的动手,这大秦天下将再无项氏的立锥之地,不说皇帝,就是阴山侯江琥就会满天下杀光项氏族人直至鸡犬不留。

  先是调戏羞辱江氏三娘,又在酒宴斩杀江氏的女婿,这个梁子只有用项氏一族的数十颗人头才能平息江氏的怒火。

  就像陈旭方才说说,别看项氏在吴中混的风生水起,但在真正的大秦贵族眼中,真的就和土鸡瓦狗差不多,随便来一个咸阳的王侯公卿便能碾死他们。

  “怎么?莫非你不敢?”陈旭冷冷的看着项羽。“昨日在大街上遇见你招摇过市,本以为是个英雄人物,没想到只是一个纨绔罢了,依仗祖上荫庇得楚地人恭维,便以为可以横行霸道,也罢,既然你不敢,我们走……”陈旭站起来弹弹衣衫。

  “某有何不敢?”项羽双眼血红的死死盯着陈旭,把手中的长剑当啷一声丢在地上。

  “好,有胆色,眼下宾客都在,共同与我二人做证,斗酒输者给对方磕头认错!”陈旭手一伸对站在门口的周勃说,“拿酒来!”

  “妹婿……”

  “无妨!”陈旭摆手阻止江楚星的话。

  “砰砰~”

  同样身材魁梧的周勃把两瓶酒顿在陈旭和项羽的面前。

  “砰~”陈旭神情淡然的拿起酒瓶,拔掉瓶塞,然后把瓶口凑到嘴边咕嘟嘟就开始往嘴里倒,项羽脸皮涨的血红,毫不犹豫的也拿起面前的酒瓶,砰的一声拔掉瓶塞,同样扬起脖子就往嘴里面倒。

  一瓶酒,前后也不过一分钟陈旭便喝的一干二净,手一伸周勃再次拔掉塞子递过来一瓶,陈旭眼角带着一丝挑衅继续往嘴巴里面倒,而项羽却并不习惯这种吹瓶的喝酒方式,足足用了近三分钟才把一瓶喝完,而陈旭第二瓶也已经见底。

  房间里静悄悄的,数十人把包间内外围的水泄不通,但此时再也没有人出面劝阻,只能听见两个人咕嘟咕嘟往嘴巴里倒酒的声音。

  两瓶……三瓶……四瓶……

  十分钟过后,陈旭已经喝干了第五瓶,脸色虽然略微有些发红,但看起来却依旧云淡风轻,而项羽此时才把第三瓶喝完,但已经脸色通红身体还是摇晃颤抖,摇摇欲坠中仍旧不肯服输,拿起第四瓶开始往嘴巴里面灌,不过摇晃之下大量的红色酒水顺着嘴巴往外冒,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小霸王这次斗酒必输无疑。

  第六瓶,陈旭依旧面不改色的一口气吹干,然后把酒瓶整整齐齐摆放在自己面前,又伸手接过了周勃递过来的第七瓶。

  项羽此时已经不是绝望了,而是已经完全醉麻木了,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摇晃,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成重影。

  “砰~哗啦~~”

  第五瓶还未喝完,项羽身体一歪直接杵到圆桌上,手中的酒瓶跌落地上摔成粉碎,伴随着餐盘碗筷稀里哗啦翻倒一地,项羽直接就滚到地上没有了任何动静。

  陈旭把喝了一半的第七瓶酒放到桌子上,然后脸色平静的看着项梁和项伯二人:“愿赌服输,今日诸位宾客都是见证人,两位还有何话要说?”

  项伯脸孔扭曲的一把将项羽从地上扯起来扛在肩上大步往外走去,围堵在门口的宾客全都散开,项梁也是眼神阴鸷脸色铁青的死死盯着陈旭,片刻之后也转身往外走,一句话随风飘来,“项氏不会食言,明日我让籍儿在五湖园当众给你磕头赔罪,哼!”

  好险好险!

  五湖园的四个商人皆都使劲儿擦着额头的冷汗。

  若是清河侯当众给项氏磕头,只怕这个后果整个吴中人都承受不起,消息传回咸阳,皇帝必然会派大军亲自前来将参与这次就酒宴的人全部砍成肉酱。

  “徐公子,我等告辞!”围观的人群也一个个心惊胆战的纷纷告辞离去。

  这场斗酒虽然看起来如同少年之间的玩闹,但却事关一场生死争斗,这个咸阳远道而来的徐公子,用这种方法狠狠一巴掌抽在项氏的脸上,而且项氏还只能把这口气憋回去,而且这件事一旦传开,项氏在吴中的地位会受到极大的打击。

  等人群散尽,江楚星才小心翼翼的扶着陈旭的胳膊说:“妹婿,我扶你回去歇息!”

  陈旭却笑着摆摆手一屁股坐下来对旁边的曲海说:“麻烦曲公再去弄些下酒菜来,这酒今日还没喝尽兴,剩下几瓶项氏已经付钱,不喝岂不是浪费……”

  陈旭说话之时已经拿起还剩下半瓶的葡萄酒自顾自的给自己斟满一杯,咕咚一口就咽了下去。

  满屋子瞬间额头冒汗,如同看怪物一样看着陈旭。

  陈旭微微一笑再次倒满一杯说:“这酒味寡淡,不喝上两件不解渴!”

  满屋子人额头的汗冒的更快了,擦都擦不干净。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首页帝国吃相第868章 斗酒